首页 > 人大文化 > 正文

那些年,那些人
更新时间:2016-10-20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 郁葱    

那些年,那些人

(外二首)

  那些人年轻的时候,

  这个国度苍老而颓衰,

  天地崩塌,万千血色,

大道以远,烽火硝烟。

那一代人用青春点染亮色,

他们中的许多人,化为烟尘,

那些人互相偎依,

血肉连着血肉,

骨头挨着骨头,

生命不在了青春也在,

后来,他们年轻的容颜变成碑文。

他们还没有做丈夫,

没有做父亲,甚至没有好好做儿女,

那些苦痛、磨难甚至生死,

不掩他们的坚韧和从容。

清晨雾色,深夜苦雨,

苍穹下行走着一些执着的影子。

有名字的成为英雄,

没有名字的成为尘土,

谁也不知道,

他们的躯体在哪块土地上消失,

但那里的枝叶,

一定比其他地方茂密。

那一代人。他们的青春像草,

不是衰草就是野草,

是衰草一火烧尽,

是野草春风再生。

宁玉石俱焚,不青春付东,

他们的血液里没有杂质,

他们的骨头上没有浮尘。

2016年秋日的一个正午,

我站在太行山的山顶,

我想,那一代人的质地,

就是这青山与江河的质地。

 

红军标语博物馆

这墙的颜色就是土的颜色,

炎陵,这里的土真红啊。

那些年,那些人,

他们把标语写在墙上的时候,

他们没想到留的时间会这么长,

他们没有想到能永久地留下来,

他们没有想到,

这些文字比他们的生命还要长,

长到跟时间一样长。

那些字有颜色,

棕色的、黑色的和红色的。

有些是土写上去的,

有些是墨写上去的,

有些是血写上去的。

他们写,

是由于他们相信,

——他们从骨骼里、心脏里、血液里,

都相信。

那些年,那些人。

我一直在想,那些写标语的手,

现在已经松开,

还是依然,攥紧着拳头。

天晴了。我怎么觉得,

炎陵的山,比天还高。

 

夜湘江

夜湘江。深夜的时候,

湘江就隐去了。

沿岸的灯光,比江水浩荡,

我望着远处的湘江,

他时而湍急时而舒缓,

如那位伟人,在这里唱“湘江北去”。

我知道湘江流向哪里,

但不知道他源自哪里,

其实所有传说中江水的源头,

都未必是源头,

那么多的江那么多的水,

皆源于草木土石之间。

我看到江边草的颜色,

时间久了,它们都是江的颜色,

湘江沉默,在漆黑的时候沉默,

隐于暗夜归于凡尘。

两岸的建筑鳞次栉比,

那些大厦都比湘江高,

而许多时候,更低的,

却是经典非凡的。

湘江,

他在夜里像积攒着刚性和柔情,

谁知道天光一现他便冲刷百里!

湘江平缓,青山黯然,

他们遥遥相望又遥遥相对,

你知道湘江昏黄的颜色怎不清明,

必是在泥沙浑浊的时候顺流而下。

夜湘江,湘江似隐。

若悲欢,若聚散,若离恨,

俱在湘江。

潇湘冷暖,则天下冷暖,

百水纷繁,无非湘江余波。

湘江,日夜平和。

如桑田时。

  作者:郁葱(诗人,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上一篇:走好我们这代人的长征路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滇公网安备 5303020200014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