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大文化 > 正文

畅游凤龙湾
更新时间:2016-03-14    来源:   作者: 无为    

    很早就听说马过河有个凤龙湾,风景优美,有“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的美誉,但却没有机会游览,作为马龙人真有些惭愧。二零一一年四月的一天,我终于实现了这个愿望,真有一种酣畅淋漓、不虚此行的感觉。
    我们一行五人租了一艘游艇,从马过河河边村出发。河道很窄、很浅,河水还有点发黑,况且这游艇很旧,冒着黑烟,散发出一股刺鼻的汽油味,让我有些发呕。这令我的心中或多或少有些隐忧:这么样的河水怎么能让人尽兴呢?游艇顺着河中心慢慢地小心翼翼地向下游驶去,我真担心它会碰上河床或者河岸。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转过一弯道,河道变得有些宽了,两岸的景色也由黄变绿,山势开始有些突兀;再转过一个弯,眼前立即一亮,一排柳树正在抽丝吐绿,透过柳树的间隙是一片开阔平地,平铺了一层茂盛的水草,像一块厚实的绿毯,上面还建了几间低矮的草房,背靠着野生藤条与常绿灌木编制而成的绿墙,显得有几分野趣。游艇也在这儿停了下来,司机一纵身跳进岸边的水草里,向草地走去。我以为目的地到了,站起身正打量着怎样才能上到岸上,看到其他人自顾自地坐着,没有要下船的意思,正有些纳闷,只见司机从草房里拿出几个救生圈和救生衣回到船上,我们穿上救生衣继续前行。
    再往前行,两岸的景色变得越来越绿了,我们的心情也开始舒展开来,纷纷拿出手机,快速地按下快门。随行的马过河镇的朋友提醒我们:“别急,后面有你们拍的”。但我们还是有一种迫不急待的感觉。突然,前面一座青山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形成一个天然的梯形。我在心里想,那山也许就是我们此行的终点,我们可上岸去爬一阵山就沿路返回了。带着这种稍微有些失落的期待慢慢地靠近了青山。
    哇!我几乎叫出了声,原来在这里,河道转了一个九十度的大弯,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山谷,几座山上的植被都异常茂密,而且每座山上的树种都不一样,形成不同的视角和美感。这座山上是高大的青松,青翠的松树里还隐藏着来不急掉落的变黄的松针,再住下看,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金黄的松针;那座山上是浓密的阔叶落叶混交林,刚刚发出的嫩绿的枝叶主导了整个山峰,给人一种蓬蓬勃勃、生机昂然的新气象;那座山上是藤蔓倒挂于灌木上,形成了千千万万个青沙帐;那座山上又是浓密而枯瘦的山草,一会儿爬满山坡,一会儿攀上悬崖,一会儿又钻进深涧。这一座座山给人一种奇妙的感觉:一座是春天,一座是夏天,一座是秋天,一座是冬天。突然,几只银白色的鸟在几百米远的地方翩翩起舞、自由飞翔。看,那就是苍鹭!没等我们开口,马过河的朋友就介绍了起来。我在心里想,苍鹭真是一种爱山爱水爱清净的鸟,难怪在别处见不到。我又在想:在这里也许应该停一停,让我们上到岸上,亲身感受一下那林间的新鲜得让人过敏的空气,那怕只是躺到松针编织的毯子上三分钟,沐浴一下细碎的阳光,闭上眼睛,听一会松涛、波涛,也就不虚此行了。
    然而,汽艇继续前行,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不知道拐过了多少个弯,两岸的风光不停地变换,一弯十景,令我们目不暇接,看了前边的怕错过后边的,看了后边的怕错过前边的;拍了左边的怕错过右边的,拍了右边的又怕错过左边的。依我看在这里陆游的诗应当重写了,山不重来水不复,疑无路时见通途;十里山水十里景,任尔丹青能画出?
    “看,前面就是铁路桥了,铁路虽然废弃了,但桥还在,路基还在,以后可以发展小火车观光旅游。”马过河的朋友也被这风景感染,有些意气风发。那是一座钢架桥,年代久了全身发黑,但依然透露出一种坚硬的气质来。我们沿着废弃的贵昆铁路继续前行了好几里,感受着“世外仙境”与现代文明的交相辉映,遗弃与开发矛盾交织。正在困惑之中,突然眼前出现了一大片开阔的水域,碧波浩荡,波光粼粼,令人心荡神摇:极目楚天阔,畅游心胸开。不成龙与凤,愿作鳖和龟。这就是有名的凤龙湾水库。我突然想起来了。其实许多年前我就已经多次邂逅了凤龙湾,每一次都为她迷人的风光所倾倒,只是不知道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凤龙湾。那是我上大学的时候,每次都乘火车上学和回家,每当经过这里的时候,我都要这边那边不停地张望,山水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那时我真恨不得长四只眼睛。从乘船到这里,河面渐渐地变深变宽,河水也渐渐地变绿变清,风景也越来越美,到这里终于达到了极致。
我们沿路返回,看到的又是一番新的景色。在一处悬崖下面,游艇突然熄火了,我们的心也突然一沉,司机却若无其事地说:“没事,发动机被水草缠住了”。司机将手伸进水里摸了一阵子,果然摸出来几根水草。就在这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我们感受到了一种难得的奇妙的自然现象:游艇马达停了,整个山谷顿时出奇地寂静,河水拍击着两岸的悬崖石隙,发出咕嘟、咕嘟、咕嘟的声音,仿佛到了石钟山了。我想如果是夜深人静之时,这里也一定是钟鼓齐鸣了。马达再次响起,咕啫声也就听不见了,前面就到了“小三峡”。所以要想真切地感受凤龙湾的钟鼓之声,那就只有选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独自驾一叶扁舟。
    我们看了好一阵子,才看到在一条狭窄的山谷边建起了一座小木屋和几道栏杆,似乎还有一条石阶可以通向山顶,旁边的一块石崖上刻着一尺见方的三个大字—“小三峡”,上面的油膝有些发黑,不注意还真容易错过。游艇开进了小三峡,我们的心也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上,峡谷越走越窄,一会儿是一线天,一会儿是井中天,一会儿没了天。突然司机喊道:“低下头”,我们立即把头伏在船底上,但背部还是同树上的枝叶来了一次亲密接触。回头一看,哇噻!这船是怎么过来的啊!整个谷口还不到两米,真是惊险刺激、扣人心弦。山谷中森林茂密,郁郁苍苍,真是别有洞天。
游兴还正浓,却已返回到出发的地点。马过河的朋友又带我们来到了刚刚路过的小三峡上面的山顶上。原来那里是一个私人庄园,几十亩薰衣草鳞次栉比的盛开,把这里变成了紫色的世界,再加上荷兰大风车,古朴典雅的小木屋,令人沉醉的迷迭香,仿佛来到了一个异国风情园。主人端出清香的菊花茶,正是闷热焦渴之时,喝上一小口,顿时神清气爽。
    别过了异国风情园,我们又品尝上了凤龙湾的野生鱼。那味道真是鲜美无比,鱼肉越煮越脆越硬,吃起来很有质感。我一下子明白了,这一天之中,我的内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就是坚硬的感觉,这不就是凤龙湾的生命吗?这不就是马过河人特有的气质吗?面对着这几十米宽的大河,人们最先就用马来向对面驮运货物,往来经商,后来又建了那么多的大桥,石桥、水泥桥,钢架桥,人行桥、公路桥、铁路桥,都透露出一种锲而不舍的坚硬的气质,正如这柔波孕育出这样的鱼,这青翠的山收藏着坚硬的悬崖,这秀美的山川养育了勤劳热情硬朗的马过河人,无数马过河人精益求精般的追求钻研,才创造出了舌尖上的奇迹—“马过河风味”。
                              二零一五年十月五日
 

 

上一篇:千辛万苦一滴水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